新手入门  拍摄设备  制作软件  经验交流  商业案例  新闻资讯  官方公告  其它

【转载】摄影师吴家林谈中国摄影

摄影师吴家林谈中国摄影

    “当今的中国摄影走偏了!沙龙风、唯美风这些表演性的照片已让摄影彻底变味。”日前,已近古稀之年的著名摄影家吴家林在昆明对国内摄影的现状表达了隐忧。

  这位从云南大山里走出来的摄影家曾在世界各地举办影展,其作品在西方摄影界引起巨大反响。2006年11月,其作品集进入世界摄影大师系列作品丛书《黑皮书》。

“很多人问我,进入《黑皮书》你有什么感想?我说我只想哭,中国人搞摄影的人数全世界最多,却只有我一个人能进,这不是国人的悲哀吗?拍风花雪月,拍节庆,拍伪民俗片……中国摄影圈的大多数人是在玩,大多数是在扎堆跟风。玩沙龙、玩唯美,出来的照片张张都是雷同的,这些东西永远不可能与国际接轨。我是另类的,于是我进了黑皮书。”12年前,吴家林曾因为当时不少摄影人在经济利益驱使下丧失摄影本身的纯粹性而退出摄影家协会。

“很多人拍云南的少数民族,就让他们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对着镜头笑,这些照片缺乏实质性的生活,是对受众的不尊重。我也拍过这样的东西,被老外丢到了垃圾桶里。相机是历史的眼睛,在相机面前表演或者通过相机刻意地选择被观看的世界,照片的价值就会土崩瓦解。” 吴家林坦言,“摄影在中国一度成为伪造世界的工具”,对世界的提纯、美化或丑化,这些摄影师缺的是世界和平相处的平常心,从骨子里说,这是对现实漠不关心的一群人,“我现在坚持的摄影风格是‘不组织,不摆拍,不表演,不干预’……不真实的我绝对不拍。一个世界的实录,有时比关于这个世界的思想更重要” 。

吴家林还说,现在很多摄影爱好者进入一个误区,好像非要好的相机才能拍出好的作品。“很多朋友手持几十万的相机,开着进口的越野车,却拍着最差的照片,纯属‘劳命伤财’。摄影不是器材的问题,摄影家的良知、眼光、素养才决定照片的质量。相机仅仅是一个工具,就像画家的笔,关键在于人。”

--------- 吴家林



上图:吴家林和王志平

对于吴家林的作品,曾跟他一起在云南采风的旅法摄影家王志平说:

十几年前,我曾随家林兄在云南的山山水水间穿行,是昙华山彝族插花节上红男绿女狂欢的舞蹈和野歌使我们陶醉,是哀牢山云雾缭绕的梯田使我们迷恋。当然,我仅是个云游者,一个外乡人,怀着好奇舆尊崇的心情观赏着异彩云南的一切。而家林兄则不同了,他不是一个"玩"摄影的风流子,他是土生土长的云南人,他的乡音土语,他的憨厚的笑容,他的黝黑精瘦的身板,他脸上那带有愁苦意味的过深的皱折,都使人明白:他原本就是这山民的一伙。他的生活,他的艺术,他的血统,是溶融于云南的山山水水中的。眼前的这些照片就是证明。

我喜欢家林兄的照片,他必定是经过了一番磨炼和思索。现在他已找到了自己的路,自己的风格。在他的现实主义的摄影中,你能看到象布列松、杜瓦诺、马克·里布这些大师们的手法和风度。然而,我知道,他却没有运气能得到大师们的指点和栽培,他是无师自通,殊途同归。他只不过是爬过比别人更多的山,经受过比别人更多的日晒雨淋,付出过比别人更多的心血汗水而已。
在他的照片中,没有摆布、没有粉饰、没有虚假、没有脂粉气,有的是独特的形象、妙趣天成的黑白关系、充满力度的构图和恰到好处、一瞬即逝的时机。他经常使用广角镜头来突出和夸大他所抓住的主题(大多是前景),而广角镜所揽获的充分的背景又必定和主题(前景)产生着或烘托、或补充、或象征、或对比、或装饰的关系。这些关系就产生了摄影作品的趣味。
家林兄的照片基调是烟熏火燎的黑,而在这黑色基调中又不时闪烁着星星点点鲜亮的色彩。
他在吹奏着一曲因循古老而深沉艰辛的生活古曲,而这古曲中又经常跳动着一些明快的音符。
他表现人生的苦涩和悲壮,却经常使用幽默的手法。
他在表现下里巴人的粗犷中,竟使用了如此精巧的构图。
他对镜头前的人物是同情和亲切的,但同时对他们又不时来上一点善意的调侃和讥讽。
这就是他,天性淳朴厚道、却已在用机敏的眼光机敏的手法来一辈子表现云南山里人的云南山里人吴家林。

王志平
一九九三年秋于巴黎

1 评论

  • 悟不空  • 1 年前 #1

    “摄影不是器材的问题,摄影家的良知、眼光、素养才决定照片的质量。相机仅仅是一个工具,就像画家的笔,关键在于人。”

当前在线 9   最高在线 59   文章 1362   版块 28   标签 23   评论 1378